• 歡迎光臨 河北律師在線
    您現在位置:首頁 >>  > 法律顧問 >> 最高法院:隱名股東的股權被執行時應如何提執行異議?(有技巧!)

    最高法院:隱名股東的股權被執行時應如何提執行異議?(有技巧!)

    2017/9/9 11:26:55點擊數()

    最高人民法院

    隱名股東對強制執行顯名股東股權提起執行異議之訴時,可同時提起股東資格確認之訴,法院應當合并審理


    裁判要旨


    在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中,無論案外人是否對執行標的提出確權的訴訟請求,審查實體權利的歸屬和性質,都是判斷能否排除執行的前提和基礎,如果案外人同時提出確認其權利的訴訟請求,人民法院應當進行審理,且一并作出裁判。故隱名股東對強制執行顯名股東股權提出執行異議之訴時,可以同時請求法院確認其股東資格。


    案情簡介

    一、中盛公司成立于2010年11月9日,股東包括顏明才、滕秀明、郭建生、徐名忠,其中出郭建生出資490萬元,持股比例為24.5%。

     

    二、郭建生與謝優春簽訂《協議書》、《補充協議書》,約定郭建生轉讓4.5%中盛公司股份給謝優春,并代其持有。謝優春按照上述協議約定,支付了投資款,郭建生向其出具《出資證明書》。

     

    三、2013年1月24日,郭建生的債權人盧新生、施民服、鄧士珍申請強制執行郭建生持有的中盛公司24.5%的股權。謝優春提起訴訟,請求停止對案涉股權的強制執行,并確認其持有中盛公司4.5%的股權。

     

    四、對于謝優春主張確認其股東資格的訴訟請求是否在執行異議之訴案件中進行審理,江蘇省高院一審認為,確認股東資格之訴與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系兩種不同的法律關系,不宜合并審理而應另案解決。最高法二審認為審查其股東資格是判斷能否排除執行的前提和基礎,應當對其股東資格進行實體審理,且一并做出判決。最高法院最終認為,謝優春提交的證據不足以確認其享有中盛公司的股東資格,據此駁回了其訴訟請求。


    敗訴原因

    本案爭議的焦點在于謝優春主張確認其股東資格的訴訟請求是否應當在執行異議之訴中一并審理。


    最法院認為,兩個不同的法律關系不能在一個案件中合并審理,系審理大多數民事案件的一般性規則,其效力并不及于民事案件審理的所有領域,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的審理程序即為特殊性規則。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無論案外人是否對執行標的提出確權的訴訟請求,審查實體權利的歸屬和性質,都是判斷能否排除執行的前提和基礎,如果案外人同時提出確認其權利的訴訟請求,人民法院應當進行審理,且一并作出裁判。一審法院以確認股東資格之訴與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系兩種不同的法律關系不宜合并審理而應另案解決為由,對謝優春主張確認其股東資格的訴訟請求未進行實體性審理,系適用法律不當。


    敗訴教訓、經驗總結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為避免未來發生類似敗訴,提出如下建議:

     

    一、根據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無論案外人是否對執行標的提出確權的訴訟請求,審查實體權利的歸屬和性質,都是判斷能否排除執行的前提和基礎,故名義股東所持股權被強制執行,隱名股東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的同時可以請求確認其股東資格,法院應當對其是否具有股東資格進行實體審理,且一并作出裁判。

     

    二、根據《公司法》的規定,依法進行登記的股東具有對外公示效力,隱名股東在公司對外關系上不具有公示股東的法律地位,因此,當顯名股東因其未能清償到期債務而成為被執行人時,其債權人依據工商登記中記載的股權歸屬,有權向人民法院申請對該股權強制執行。

     

    三、隱名股東雖然不能以其與顯名股東之間的約定為由對抗外部債權人對顯名股東主張的正當權利,但隱名股東可以依據雙方“代持股協議”中的相關約定,要求顯名股東承擔違約、侵權責任。


    相關法律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 

    第三百一十二條 對案外人提起的執行異議之訴,人民法院經審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一)案外人就執行標的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的,判決不得執行該執行標的;

    (二)案外人就執行標的不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的,判決駁回訴訟請求。

    案外人同時提出確認其權利的訴訟請求的,人民法院可以在判決中一并作出裁判。

     

    《公司法》 

    第三十二條 有限責任公司應當置備股東名冊,記載下列事項:

    (一)股東的姓名或者名稱及住所;

    (二)股東的出資額;

    (三)出資證明書編號。

    記載于股東名冊的股東,可以依股東名冊主張行使股東權利。

    公司應當將股東的姓名或者名稱向公司登記機關登記;登記事項發生變更的,應當辦理變更登記。未經登記或者變更登記的,不得對抗第三人。

     

    以下為該案在法院審理階段,判決書中“本院認為”就該問題的論述:


    一審法院認為兩個不同的法律關系不能在一個案件中合并審理,系審理大多數民事案件的一般性規則,其效力并不及于民事案件審理的所有領域,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的審理程序即為特殊性規則?!睹袷掳讣赣梢幎ā穼竿馊藞绦挟愖h之訴列入適用特殊程序案件案由,《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適用的解釋》將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列為專門一章進行規定,均由此類案件特殊性所決定?!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的解釋》第三百一十二條第二款規定:“對案外人提起的執行異議之訴,人民法院經審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案外人就執行標的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的,判決不得執行該執行標的;案外人就執行標的不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的,判決駁回訴訟請求。案外人同時提出確認其權利的訴訟請求的,人民法院可以在判決中一并作出裁判?!卑凑赵摋l規定,無論案外人是否對執行標的提出確權的訴訟請求,審查實體權利的歸屬和性質,都是判斷能否排除執行的前提和基礎,如果案外人同時提出確認其權利的訴訟請求,人民法院應當進行審理,且一并作出裁判。此外,《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權合理配置和科學運行的若干意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的相關規定,已明確排除了人民法院查封的其他法院關于該查封物的另案確權,也不支持當事人另案確權。一審法院以確認股東資格之訴與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系兩種不同的法律關系不宜合并審理而應另案解決為由,對謝優春主張確認其股東資格的訴訟請求未進行實體性審理,系適用法律不當,本院予以糾正。


    案件來源


    最高法:劉營蘭;盧新生;施民服;鄧士珍;郭建生;滕秀明;廖志偉;江西鑫誠建生投資有限公司;贛州中盛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徐名忠;顏明才;謝優春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二審民事判決書[(2016)最高法民終701號]。

    上一篇:離職回家路上,遇交通事故算工傷嗎?石家莊律師郭峰為您解讀
    下一篇:懷孕員工試用期遲到3次,公司可解雇(二審判決)| 石家莊勞動爭議律師
     
    安徽快三玩法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