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光臨 河北律師在線
    您現在位置:首頁 >>  > 債權債務 >> 高院:被執行公司不能清償債務時,可追加執行其出資不實原股東的財產(附條件)▏石家莊律師

    高院:被執行公司不能清償債務時,可追加執行其出資不實原股東的財產(附條件)▏石家莊律師

    2017/8/13 20:26:28點擊數()

    【高級人民法院判例】

    作為被執行人的公司,不能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其股東未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的,申請執行人可以申請變更、追加該原股東為被執行人


    裁判要旨:


    作為被執行人的公司,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其原股東未依法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該原股東為被執行人,要求其在未依法出資的范圍內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案情介紹:

     

            一、中國金谷國際信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金谷信托公司”)與浙江優選中小企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浙江優選公司”)營業信托糾紛一案,北京二中院于2015年7月10日作出(2014)二中民(商)初字第11032號民事判決:浙江優選公司按照《資金信托合同補充協議》向金谷信托公司支付收購優先級受益權的價款五千萬,并賠償遲延支付該價款的利息損失。

     

            二、判決生效后,浙江優選公司未履行支付義務,金谷信托公司向北京二中院申請執行,該院立案執行,案號為(2015)二中執字第01155號(下稱“1155號案”)。執行過程中,浙江優選公司財產不足以清償所欠債務。北京二中院于2015年12月7日作出的(2015)二中執字第1155-1號執行裁定,載明“現被執行人暫無財產可供執行,申請執行人的涉案債權未予執行?!?/p>

     

            三、另查明,浙江優選公司成立時,注冊資本為5000萬元,實收資本為2000萬元,其中許曦文認繳出資額500萬元,持股比例為10%,實繳出資額200萬元。公司設立后,許曦文將持有的公司股權全部轉讓,該股權轉讓行為未違反相關法律規定。

     

            四、金谷信托公司向北京二中院申請追加許曦文為被執行人,北京二中院審查后作出(2015)二中執異字第01478號異議裁定(下稱“1478號裁定”),裁定:駁回金谷信托公司追加被執行人的申請。

     

            五、金谷信托公司不服,向北京高院申請復議,請求撤銷1478號裁定,追加許曦文為1155號案的被執行人,責令許曦文在300萬元出資不實的本息范圍內對申請執行人金谷信托公司承擔責任。北京高院經審查支持金谷信托公司的復議申請,裁定:撤銷北京二中院1478號裁定,追加許曦文為1155號案的被執行人,許曦文在出資不實的三百萬元范圍內向金谷信托公司承擔清償責任。

     

    裁判要點及思路:

     

            根據《執行變更、追加規定》第十九條的規定,被執行人無財產清償債務,如果其股東對公司設立時投入的注冊資金不實,可以裁定變更或追加該股東為被執行人,在注冊資金不實的范圍內,對申請執行人承擔責任。結合本案,浙江優選公司的股東作出關于申請延遲繳納注冊資金的股東會決議,并通過了公司章程修正案,將出資期限從2014年10月15日延遲至2032年10月15日。這在客觀上對浙江優選公司資本充實造成了妨害,并損害了金谷信托公司基于許曦文公示的承諾和浙江優選公司的注冊資金數額而產生的信賴利益,有違誠實信用原則,構成出資不實。在浙江優選公司已經法院生效裁定認定無財產可供執行的情況下,出資不實的許曦文,雖然已將所持被執行人的股權轉讓給第三人,但仍應在設立公司時的未實繳出資額范圍內承擔責任。所以,金谷信托公司提出的主張符合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北京高院予以支持。

     

    實務要點總結: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石家莊律師、河北三和時代律師事務所律師郭峰總結該案的實務要點如下,以供實務參考。同時也提請當事人在以公司為被執行人、該公司出現資不抵債時,可以調查其現有股東或原股東的出資情況及資產清償能力,以尋求權益的保障。結合北京高院的裁定文書及新規的適用情況,在執行實務中,應重點關注以下內容:

     

    一、本案中,債權人是否應追加案涉瑕疵股權受讓人為被執行人

     

            根據《公司法解釋(三)》第十八條的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受讓人對此知道或應當知道,公司請求該股東履行出資義務、受讓人對此承當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判斷案涉瑕疵股權受讓人是否應承擔責任需要區分受讓人是否明知或應當知道原股東未履行完全出資義務。如果受讓人已經明知或應當知道原股東未履行完全出資義務,仍然受讓該原股東股權的,應與公司發起人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然而,在執行程序中能否直接追加瑕疵股權受讓人為被執行人尚無明確法律規定。即便根據《執行變更、追加規定》第十七、十八條之規定,追加未履行出資義務或抽逃出資的股東為被執行人,依據案涉瑕疵股權受讓人未支付股權轉讓對價,認為其出資不實顯然也是錯誤的。因為受讓人是否支付對價是原股東與受讓人股權轉讓之法律關系,屬于另一層法律關系而非申請變更追加被執行人的審理范圍。


           因執行程序中應以執行文書責任主體和法律關系明確單一為原則,應避免“以執代審”。故在執行過程中,變更或追加被執行人的,應當嚴格按照執行方面法律、司法解釋的規定進行。沒有明確規定可以變更或追加被執行人的,不得變更或追加。

     

          所以,債權人在執行程序中不應再申請追加案涉瑕疵股權受讓人為被執行人。

     

            二、判斷原股東亦無財產的情形下,債權人依據《執行變更、追加規定》第十九條之規定,可以追加公司發起人為被執行人

     

            根據《公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的規定,股東在公司設立時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債權人或其他股東可以請求公司的發起人與該瑕疵出資股東承擔連帶責任?!秷绦凶兏?、追加規定》第十九條“依公司法規定對該出資承擔連帶責任的發起人為被執行人”,所以,債權人可以在執行程序中直接申請追加該公司設立時的發起人為被執行人。

     

            三、作為該案涉瑕疵股權的受讓人,保護自己的權益的方法,應在受讓該瑕疵股權之前,委托專業律師做好公司資產狀況的盡職調查,將風險阻隔在糾紛發生之前,保證股權受讓人的財產免受無妄損失。

     

            四、此外,如果追加的該股東仍然是一家股東未履行完全出資義務的公司,即股東套股東出現“爺爺和孫子”公司的情形。在執行“孫子”公司時,債權人還能否連續追加“爺爺”公司為被執行人?《執行變更、追加規定》對此并未做限制性規定,但參照《執行工作規定》第六十五條規定,“第三人在履行通知指定的期限內沒有提出異議,而又不履行的,執行法院有權裁定對其強制執行”和該規定第六十八條,“在對第三人作出強制執行裁定后,第三人確無財產可供執行的,不得就第三人對他人享有的到期債權強制執行”有關債權代位清償的原理,有觀點認為不應再連續追加“爺爺”為被執行人,但我們未檢索到相關案例支持此觀點。(我們會繼續尋找相關判例對此點進行梳理分析,請關注后續系列文章)


           相關法律: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

    第十九條  作為被執行人的公司,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其股東未依法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該原股東或依公司法規定對該出資承擔連帶責任的發起人為被執行人,在未依法出資的范圍內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

    第六十五條  第三人在履行通知指定的期限內沒有提出異議,而又不履行的,執行法院有權裁定對其強制執行。此裁定同時送達第三人和被執行人。

     

    第六十八條在對第三人作出強制執行裁定后,第三人確無財產可供執行的,不得就第三人對他人享有的到期債權強制執行。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2014)

    第十三條  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公司或者其他股東請求其向公司依法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公司債權人請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不能清償的部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已經承擔上述責任,其他債權人提出相同請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股東在公司設立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依照本條第一款或者第二款提起訴訟的原告,請求公司的發起人與被告股東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公司的發起人承擔責任后,可以向被告股東追償。

    股東在公司增資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依照本條第一款或者第二款提起訴訟的原告,請求未盡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條第一款規定的義務而使出資未繳足的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承擔相應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承擔責任后,可以向被告股東追償。

     

    第十八條  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受讓人對此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公司請求該股東履行出資義務、受讓人對此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公司債權人依照本規定第十三條第二款向該股東提起訴訟,同時請求前述受讓人對此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以下為該案在北京高院審理階段關于該事項分析的“本院認為”部分關于“原股東未履行完全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的,執行公司財產資不抵債時,可申請追加執行該原股東財產”的詳細論述和分析。

     

          本院認為,“被執行人無財產清償債務,如果其開辦單位對其開辦時投入的注冊資金不實,可以裁定變更或追加其開辦單位為被執行人,在注冊資金不實的范圍內,對申請執行人承擔責任。公司股東按照其公示的承諾履行出資的義務,是相對于社會的一種資本充實義務,其應正當行使變更出資金額、期限以及轉讓股權的權利,不能對公司資本充實造成妨害,從而損害公司債權人基于其公示的承諾和公司注冊資金數額而產生的信賴利益,否則即構成出資不實。本案中,許曦文在浙江優選公司設立時,承諾在2014年10月15日前履行剩余300萬元出資義務。在浙江優選公司與金谷信托公司簽訂《信托計劃合作框架協議》、《資金信托合同》后,南宇玨將4500萬元股權中的4000萬轉讓給與浙江優選公司共同簽訂《信托計劃合作框架協議》的擔保機構臺州首信擔保公司、浙江眾志擔保公司,繼續約定并承諾未到位的出資由各股東在2014年10月15日前出資到位。2013年12月,出現了作為擔保機構的臺州首信擔保公司、浙江眾志擔保公司“無力先行償付貸款本息”、浙江優選公司“無力履行《資金信托合同》約定的差額補足義務”的情況,浙江優選公司與金谷信托公司簽訂了《資金信托合同補充協議》,順延該期信托計劃。但約半年后,南宇玨、許曦文、臺州首信擔保公司、浙江眾志擔保公司等浙江優選公司的股東作出關于申請延遲繳納注冊資金的股東會決議,并通過了公司章程修正案,將除首期出資2000萬元外的3000萬元的出資期限從2014年10月15日延遲至于2032年10月15日。這在客觀上對浙江優選公司資本充實造成了妨害,并損害了金谷信托公司基于許曦文公示的承諾和浙江優選公司的注冊資金數額而產生的信賴利益,有違誠實信用原則,構成出資不實。在浙江優選公司已經法院生效裁定認定無財產可供執行的情況下,金谷信托公司以許曦文出資不實,應在在設立公司時的未實繳出資額范圍內承擔責任的主張,符合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本院予以支持?!?nbsp;


    案件來源: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中國金谷國際信托有限責任公司與浙江優選中小企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執行裁定書》【(2016)京執復106號】



    延伸閱讀: 


    《執行變更、追加規定》規定,作為被執行人的公司,不能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其股東未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申請執行人可以申請變更、追加該原股東為被執行人。以下是我們寫作中檢索到該新規在實務中的應用情況,以供讀者參考。

     

          1、原股東在認繳出資期限屆滿之前轉讓股權的,不屬于未依法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的情形,不應被追加為被執行人

     

          石家莊債權債務律師、河北三和時代律師事務所律師郭峰認為,此判例觀點與北京高院對例案的裁判觀點并不矛盾,例案中,北京高院認為,“浙江優選公司的股東作出關于申請延遲繳納注冊資金的股東會決議,并通過了公司章程修正案,將出資期限從2014年10月15日延遲至2032年10月15日。這在客觀上對浙江優選公司資本充實造成了妨害,并損害了金谷信托公司基于許曦文公示的承諾和浙江優選公司的注冊資金數額而產生的信賴利益,有違誠實信用原則,構成出資不實?!?strong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所以,北京高院是對原股東損害了債權人信賴利益和被執行人有違誠實信用原則進行的否定性評價。關于《執行變更、追加規定》第十九條中“未依法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的情形”尚需后續更多司法實例及更高級別法院的裁判觀點予以明確。

     

           案例一:《上海瀚峰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與上海遠驥進出口有限公司仲裁其他執行裁定書》【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7)滬02執異25號】

     

          本院經審查認為,“人民法院在民事執行中,作為被執行人的公司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時,追加其股東為被執行人應當符合法律規定的情形。本案中,金驥公司未依法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的,應當在未依法出資的范圍內對遠驥公司的債務承擔責任?,F金驥公司在認繳出資期限屆滿之前將股權轉讓給中宏遠公司,由中宏遠公司履行繳納出資的義務,不屬于未依法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的情形。瀚峰公司認為金驥公司在認繳出資期限屆滿之前轉讓股權,其出資義務應當提前到期,缺乏法律依據??v觀現有的法律規定,要求尚未到繳納期限的股東提前繳納出資以清償公司債務,在破產和清算程序中有相關規定,但在執行程序中,作為被執行人的公司無財產可供執行,要求尚未到繳納期限的股東提前繳納出資以清償公司債務,尚無法律依據。因此,瀚峰公司要求追加金驥公司為被執行人,在未出資的1,020萬元范圍內承擔責任,本院不予支持?!?/p>

     

          2、未依法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申請人申請追加其在未依法出資的范圍內承擔責任,于法有據

     

          案例二:《鄒平京鼎塑料制品有限公司、鄒平縣第二油棉有限責任公司企業借貸糾紛執行審查類執行裁定書》【山東省濱州市(地區)中級人民法院(2017)魯16執異1號】

     

          本院認為,“本案的焦點問題為:申請人鄒平京鼎塑料制品有限公司申請追加第三人馬登亮、楊新龍、劉兆華、馬成國為被執行人是否于法有據。首先,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三條的規定,第三人馬登亮、楊新龍、劉兆華、馬成國未依法出資的行為,業經本院已生效的(2012)濱中商初字第44號民事判決書確認,且第三人馬登亮、楊新龍、劉兆華、馬成國均未提交足以推翻上述事實的證據,因此對第三人未依法出資的事實予以確認。其次,從卷宗材料及聽證程序查明的事實來看,鄒平同創汽貿有限公司財產不足以清償涉案債務,已無履行能力。再次,第三人劉兆華、馬成國稱涉案糾紛發生在其轉讓股權之后,其不應承擔責任的理由,因其未依法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申請人申請追加其在未依法出資的范圍內承擔責任,于法有據;第三人劉兆華、馬成國稱鄒平同創汽貿有限公司為涉案借款提供擔保程序不合法的理由,不屬于本案審查范圍。綜上,申請人鄒平京鼎塑料制品有限公司申請追加第三人馬登亮、楊新龍、劉兆華、馬成國于法有據,應予支持?!?/p>

     

          3、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變更并不等同于股權轉讓,不屬于未依法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的情形

     

          案例三:《遼寧民生國際展覽廣告有限公司異議一案執行裁定書》【遼寧省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遼01執異948號】

     

          本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七條規定:“作為被執行人的企業法人,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未繳納或未足額繳納出資的股東、出資人或依公司法規定對該出資承擔連帶責任的發起人為被執行人,在尚未繳納出資的范圍內依法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钡谑艞l規定:“作為被執行人的公司,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其股東未依法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該原股東或依公司法規定對該出資承擔連帶責任的發起人為被執行人,在未依法出資的范圍內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钡景钢猩暾垐绦腥宋茨芘e證證明第三人馬承志、黃曉剛存在對被執行人出資不實的情形,且有限責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的變更并不等同于股權的轉讓?!?/p>


    上一篇:高院:被執行公司不能清償債務時,可追加執行其出資不實原股東的財產(附條件)▏石家莊律師
    下一篇:企業間借貸合同效力如何認定?記住這些裁判規則!
     
    安徽快三玩法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