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光臨 河北律師在線
    您現在位置:首頁 >>  > 債權債務 >> 企業間借貸合同效力如何認定?記住這些裁判規則!

    企業間借貸合同效力如何認定?記住這些裁判規則!

    2017/8/15 17:49:04點擊數()

    導讀:如何認定企業間借貸合同的效力,一直是審判實務中的熱點和難點問題。石家莊律師石家莊債務律師郭峰精選權威案例,圍繞該話題梳理了相關裁判規則、法律依據、專家觀點。



    推薦案例


    多個企業間進行封閉式循環買賣,實為以買賣形式掩蓋借貸法律關系,當事人共同實施虛偽意思表示,應認定合同無效——日照港集團有限公司煤炭運銷部與山西焦煤集團國際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企業借貸糾紛案。

    案例要旨


    在三方或三方以上的企業間進行的封閉式循環買賣中,一方在同一時期先賣后買同一標的物,低價賣出高價買入,明顯違背營利法人的經營目的與商業常理,此種異常的買賣實為企業間以買賣形式掩蓋的借貸法律關系。企業間為此而簽訂的買賣合同,屬于當事人共同實施的虛偽意思表示,應認定為無效。


    在企業間實際的借貸法律關系中,作為中間方的托盤企業并非出于生產、經營需要而借款,而是為了轉貸牟利,故借貸合同亦應認定為無效。借款合同無效后,借款人應向貸款人返還借款的本金和利息。因貸款人對合同的無效也存在過錯,人民法院可以相應減輕借款人返還的利息金額。

    相關案例


    1. 企業間簽訂的名為買賣實為借貸的合同若違反國家金融管制的強制性規定的,應認定為無效合同——上海津葳經貿有限公司與常熟市天銘物資有限公司、龔妹芳等企業借貸糾紛案。


    案例要旨


    企業間訂立的名為買賣實質上為借貸性質的合同,雖然出借方并非以資金融通為常業,但其借貸資金是通過銀行承兌匯票方式從銀行融入的,并非其自有資金,該行為具有利用銀行資金進行非法盈利的目的,應認定企業之間借貸合同無效。


    2. 出借企業非以資金融通為常業,不損害金融秩序,不存在法定無效情形的企業間借貸合同有效——洪澤豐潤金屬物資回收有限公司訴安徽福賜德新材料有限公司企業借貸糾紛案。

    案例要旨


    出借企業并非以資金融通為常業,企業之間借貸并不損害國家金融秩序,不存在法定無效情形的情況下,不宜認定企業間借貸合同無效。


    3.企業間借款行為不屬于《商業銀行法》所禁止的從事商業銀行業務的行為,其借款合同不應一概認定為無效——沐陽縣國有資產投資公司訴宿遷長江熱電公司企業借款合同糾紛案。

    案例要旨


    企業間借款合同不應一概否定其效力,判斷是否有效,要審查是否違反包括《商業銀行法》在內的相關金融法規,核心在于審查該行為的性質是否屬于《商業銀行法》所明確禁止的從事商業銀行業務的行為,即該行為是否具有經常性、營利性,對國家金融監管秩序和經濟健康發展是否存在危害性。


    4. 買賣合同各方當事人之間只簽訂合同、支付貨款,未進行貨物、提單實際流轉的,應認定企業間為借貸關系——上海富雷雅科技有限公司與上海航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及上海新華威冷彎型鋼有限公司企業借貸糾紛案。

    案例要旨


    多間企業之間長期訂立買賣合同,且交易只存在貨款的支付,未進行貨物、提單的實際流轉,該交易流程不符合買賣合同的特征,企業間名為買賣,實為借貸法律關系。


    司法觀點


    1. 企業間資金空轉型的融資性買賣的特征


    在這種融資性買賣中,參與交易的各方當事人都沒有真實的買賣意圖,各方對名為買賣、實為借貸的交易性質均屬明知,買賣標的物通常存放于第三方倉庫中不實際交付流轉,甚至很多情形下根本不存在標的物,買賣純粹是資金融通所披的合法外衣。具體而言,此類融資性買賣的主要特征是:


    (1)三方或三方以上主體之間進行閉合型循環買賣。循環買賣的基本模式是:出借資金的企業先作為買入方對外簽訂買賣合同,將資金以貨款形式支付出去,經過一定期限后,再作為賣出方簽訂另一個標的物數量、質量等相同或相似的買賣合同,從而在參與交易各方之間形成一個閉合的資金往返路徑。在這一循環中,貸款方以貨款形式回收資金,通過買賣價差獲取固定利息收益。


    為了掩飾借貸雙方之間直接以同一標的物進行逆向虛假買賣的行為,當事人往往會再引入一個關聯公司或合作單位,開展三方之間的托盤交易。第三方參與托盤交易,主要扮演兩種角色:一種是以中間商、“二傳手”的角色,在借貸企業之間銜接過渡,開展形式上的連環買賣,資金最終由借款企業通過向貸款企業回購貨物的形式歸還出借方;另一種是第三方為借款企業的關聯企業或合作單位,由其實施回購行為,以貨款形式將借款返還給出借方,關聯企業之間再通過內部交易結算完成閉合型的資金循環。


    除此種基本模式外,實踐中還有第三方與貸款企業簽訂委托合同,委托貸款企業向借款方購買貨物支付借款,經過一定期限后再由借款方向委托人回購貨物返還借款,而后由委托雙方通過交易結算完成資金循環。雖然此時交易形式是由委托加買賣構成,表面上看與前述采用多重買賣形式進行借貸有所不同,但實質都是通過閉合的循環買賣交易完成融資,本質上并無差異。


    (2)標的物相同且不實際交付流轉。托盤融資買賣中,除價款外,幾個買賣合同的標的物在類型、數量、質量等方面往往完全相同或基本相同。由于當事人之間并無真實的買賣意圖及貨物需求,故標的物一般不隨交易流程而實際交付流轉。更有甚者,借貸雙方與倉儲企業串通,以根本不存在貨物的倉單、進倉單等貨權憑證虛構買賣標的物,進行沒有實物的資金空轉型買賣。


    (3)借款企業低賣高買,形式上在從事虧本的交易,實質上是支付借款利息。由于托盤買賣的實質為借貸,故借款企業在獲得貸款的同時,應向貸款企業支付固定的利息,這也是貸款企業參與融資交易的經濟目的。利息的支付方式大都通過事先約定的買賣價差來完成。借款企業先賣后買同種商品,低價賣出、高價買入,且不考慮市場的實際價格而預先就約定了不利于自己的價差,形式上是在從事完全虧本的生意。


    2. 企業間融資性買賣合同的效力認定


    企業間融資性買賣的實質是以買賣形式掩蓋的企業間借貸,在對其效力進行評價時,應以實質上的法律關系即企業間借貸法律關系作為評價目標。因此,融資性買賣合同的效力認定取決于企業間借貸合同的效力認定。


    一直以來,理論和實務界的主流觀點都對企業間借貸合同持否定性評價。這種觀點的理論基礎是金融業務只能由國家特許的金融機構專營,企業從事放貸業務,違反國家金融管制和金融監管政策,借貸合同應認定為無效。


    但近年來,有人對將企業間借貸合同一概認定為無效合同的主流觀點開始進行反思并提出質疑,認為企業間借貸合同應屬有效。持這種觀點的人認為,在我國現行法律、行政法規中并不存在禁止企業間借貸的規范,而且企業出借自有資金與商業銀行從事的金融業務活動有重大差異,亦不涉嫌從事金融業務活動,并不必然有損于國家和社會公共利益,故企業間的借貸合同原則上有效。


    企業間借貸合同無效的規則源于主體立法而非行為立法,嚴重違反了市場主體平等保護的民法基本原則,規范過于原則,甚至相互沖突,缺乏統一的指向性,已不足以對企業間借貸行為進行良好的引導和規制,給實體經濟健康發展帶來了嚴重損害。


    在當今市場經濟條件下,要充分尊重市場經濟主體的意志,強調企業之間真實的意思表示,應當允許企業之間進行借貸,以便取長補短,調劑余缺,其根本目的在于搞活和發展我國金融市場。最重要的是,放開企業間借貸,使得企業間借貸的交易成本降低,資金流通路徑暢通,符合市場經濟規律,提高了資源配置效率,有利于資源的合理配置,這是市場經濟發展的必然選擇。認定企業間的借貸合同有效,不僅符合合同法原理,而且在現行有關政策、立法及司法解釋方面均有相應的依據。


    綜上,對企業間借貸合同的效力認定,應采用辯證的、發展的觀點,根據不同時期的經濟金融政策和社會經濟發展需要而相應變化調整。就目前來看,完全因循計劃經濟時期形成的一概否定態度,已經難以適應市場經濟條件下企業的融資需求;完全認定其有效,也不利于維護金融秩序和金融安全。


    因此,目前階段采取一種相對較為折中的司法政策,根據企業間借貸的具體情形分類處理,可能是比較適當的政策選擇。經過權衡分析,最高人民法院在2013年召開的商事審判工作會議上對這一司法政策進行了闡明,在商事審判中,對于企業間借貸,應當區別認定不同借貸行為的性質與效力。


    對不具備從事金融業務資質,但實際經營放貸業務、以放貸收益作為企業主要利潤來源的,應當認定借款合同無效。具備從事金融業務資質的企業之間,為生產經營需要所進行的臨時性資金拆借行為,如提供資金的一方并非以資金融通為常業,不屬于違反國家金融管制的強制性規定的情形,不應當認定借款合同無效。相應地,司法在處理以買賣形式進行企業間借貸的糾紛時,也要以此為基礎進行裁量,即企業間以買賣形式進行的臨時性資金借貸行為,應屬有效;企業間以買賣形式進行長期的、經營性的借貸行為,屬于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的行為,應認定為無效。

    (以上內容均摘編自《企業間融資性買賣的認定與責任裁量》,作者:王富博,載《人民司法·應用》2015年第13期,有刪節)


    法律依據


    一、《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一條  法人之間、其他組織之間以及它們相互之間為生產、經營需要訂立的民間借貸合同,除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條、本規定第十四條規定的情形外,當事人主張民間借貸合同有效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第十四條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人民法院應當認定民間借貸合同無效:


    (一)套取金融機構信貸資金又高利轉貸給借款人,且借款人事先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


    (二)以向其他企業借貸或者向本單位職工集資取得的資金又轉貸給借款人牟利,且借款人事先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


    (三)出借人事先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借款人借款用于違法犯罪活動仍然提供借款的;


    (四)違背社會公序良俗的;


    (五)其他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效力性強制性規定的。


    二、《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


    (一)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訂立合同,損害國家利益;


    (二)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


    (四)損害社會公共利益;


    (五)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

    上一篇:高院:被執行公司不能清償債務時,可追加執行其出資不實原股東的財產(附條件)▏石家莊律師
    下一篇:法官法、檢察官法、律師法、公務員法等八部法律修改全文
     
    安徽快三玩法和值